1 落入他的溺爱

落入他的溺爱

十度天现代言情完结

【正文完结】 番外隔日更新中~ 文文不长~全订只需一杯豆浆钱~求支持正版~ 下本年龄差《养她》/先婚后爱《温柔失忆》求收~ 本文文案: 因为一场变故,清瑶被顾老爷子接去了顾家。 听说在顾家她会有一个叔叔,年少有为,稳重自持。 在金融界更是以极强的手段和魄力,让无数业内人士瞠目结舌,啧啧称奇。 第一次见到顾谨深的时候,他站在影影绰绰的光晕里,金边眼镜上流光转动。 清瑶仰着头看他。 恬静乖巧地叫了一声:“顾叔叔。” 金边眼镜下,好看的眉尾轻轻地挑了一下。 * 顾谨深一直觉得老爷子带回家的小丫头很乖。 说话温温柔柔,拉大提琴的时候娴静美好。每次见到他,都会乖巧地喊他“顾叔叔”。 直到有一天,他看着这个向来乖巧的小丫头钻进他的怀里,一颗一颗地解开他衬衫的纽扣。 “我不想再叫你顾叔叔了。” 他勾唇看她,意味不明:“那瑶瑶想叫我什么?” 清瑶小脸通红,抱住他的腰身:“谨深……” * 寄人篱下的清瑶事事谨小慎微,逢人都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。 而顾谨深的小外甥怎么都看她不顺眼,以欺负她为乐。 他气焰嚣张:“等以后小舅娶了小舅妈,看你还怎么得意!” 后来,清瑶依偎在顾谨深的怀里,软的像一只小奶猫。 她朝小外甥勾勾手指,媚眼如丝:“过来,叫小舅妈。” >男女主没有血缘关系也不在一个户口本上 >女主20岁,成年了(成年之前没有感情线) 【食用指南】 1、年龄差10岁,双C,极度甜宠。 2、大提琴专业气质小才女X金融公司高冷禁欲系总裁 3、轻松文风,没有火葬场替身误会,顾叔叔从头宠到尾~~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预收1:年龄差10岁《养她》 【1】 裴砚承是声势显赫的裴家继承人,生来就是天之骄子,高不可攀。 直到有天,他家里被送来一位灰扑扑的小姑娘。 裴砚承靠在沙发上,指尖的烟在黑暗中明明灭灭。 须臾的静默后,他掐灭烟头。 淡然开口:“哪来的小东西。” 小姑娘眼睛里满是惊惧,但仍壮着胆子拉了拉他的裤腿。 用稚气的声音讨好:“叔叔……” 裴砚承轻哂:“叔叔?” 她立马改口:“哥、哥哥……” 【2】 后来。 有人看到向来严肃沉闷的男人,在给一个小姑娘扎辫子。 耐心又温柔。 语气是从未见过的温和宠溺。 “今天想扎什么样的?” 小姑娘一边喝牛奶一边说:“丸子头,要绑那个蝴蝶结的发绳。” “好。” 手腕处,粉色的蝴蝶结与金属手表格格不入。 【3】 裴砚承养她、宠她、纵容她。 却也给姚舒定下三个规矩。 不准夜不归宿,不准穿着暴露,更重要的是不准早恋。 姚舒乖巧点头。 外人都道裴砚承家教很严。 只有姚舒知道。 在无人的黑暗里,裴砚承平日里的冷漠矜贵荡然无存。 他抵着她的耳廓亲吻,一遍遍哑声呢喃她的小名:“我的甜甜,你永远逃不开我……”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预收2:先婚后爱《温柔失忆》 文案: 【1】 姜曼失忆了,记忆停留在三年前。 醒来后,她被告知已经结婚两年,老公还是淮城的商界大佬祁知诚。 一丝不苟的衬衫,细框金丝眼镜,斯文又温柔。 外人都说,他们夫妻恩爱,她爱祁知诚爱得死去活来。 可姜曼不信。 每每祁知诚靠近,她都本能地害怕,想要远离。 后来,在一次争吵后,她提出了离婚。 吵架的时候,男人也是波澜不惊,极尽温柔。 “曼曼,为什么。” “是我哪里让你不满意了么。” 姜曼故意说气话。 “你太温柔了,尤其是晚上,温柔得让我毫无感觉。” 祁知诚眸色很深,眼底暗流涌动。 但仍是柔声问:“那曼曼喜欢怎么样的?” 她故意说得和他完全相反:“我喜欢强势霸道能掌控我的,反正跟你完全不同。” 祁知诚摘下眼镜,单手扯掉领带,像是撕开伪装的斯文面具。 他将她禁锢在怀里,贪婪地咬上她的耳垂,声音低哑:“正好…我早就装腻了。” “曼曼,我想念你以前在我怀里哭的样子。” “还有一遍遍向我求饶说不要了……” 【2】 姜曼会嫁给祁知诚,他不否认自己使了一点手段。 婚后,她始终冷眼看他,祁知诚毫不在意。 只要怀里的温软是真的,那就够了。 哭,也得呆在他的怀里哭。 后来,她失忆了。 正好,他们可以重新开始。 喜欢温柔? 好,那就温柔。 #我想用最温柔的锁链禁锢你,拥抱你,占有你# 阴戾心机病娇男主X美艳失忆系女主 立意:世界上始终有人深爱着你。

1 道门法则

道门法则

八宝饭武侠仙侠连载

在道门掌控的天下,应该怎么修炼? 符箓、丹药、道士、灵妖、斋醮科仪...... 想要修仙,很好,请从扫厕所开始做起! 符诏到来的时候,你需要站在什么位置? Q群:1701556(已满)、954782460

1 娇妻在上:霸道老公请节制

娇妻在上:霸道老公请节制

胭脂月现代言情连载

第一次,谁特么说酒后乱那啥了?为什么是酒助人性?一次,两次……谁说男人哄哄,灌点酒就不行了?他又来了,谁来救救我……再一次,不是说好是来签约的吗?可是,他就裹着个浴巾在房间里等着是怎么回事?一次,两次……夭寿啦,这个可恶的家伙,怎么就盯上自己了……三次,四次……谁说我习惯了?不行,我要反抗!可是,大姨妈不来了又是怎么回事?他怎么笑得这么阴险和得意?要么,打掉孩子单独跑,要么,老娘就要带球跑!但是,他又出手了,不论是娃还是娃他娘,一个都跑不了……--情节虚构,请勿模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