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告白

告白

应橙现代言情完结

【下本《融化》/《阳光琥珀》戳专栏求收藏。】 每晚八点更新,微博@应橙s 1 大学时,周京泽和许随是云泥之别,永远不会有交集的两人。 一个随性浪荡,众星捧月,一个乖巧安静,容易被忽略。 她在图书馆写完一张又一张试卷时,无意窥见他与别人的暧昧风月,也目睹过他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女朋友。 一次聚会,许随醉酒,在一场起哄中鼓起勇气告白。 周京泽愣了一下,随即挑起唇角漫不经心道:“不好意思啊,你太乖了。” 2 再重逢,他依旧是天之骄子,多次有意无意地相遇,许随将自己曾经不该有的想法藏得很好,和他保持距离。 可他却步步紧逼,让许随无处可躲。终于,许随被抵在墙上哑声道:“为什么是我?” 周京泽低头贴过来,热气拂耳,坏到了骨子里:“没有为什么,以前是老子眼瞎。” “明知隔太空,仍将爱慕天天入信封。”——黄伟文 痞坏飞行员X乖乖女 久别重逢 排:女主暗恋男主很久,男主有过很多情史。 灵感始于2020.3.23,文案于6.11 ————-预收文《融化》文案—— 入学时,家境优越,妖艳又张扬的施茵一眼看上了路闻白。 路闻白英俊内敛但出身贫寒,身上的白衬衫总是浆洗得发白。 大小姐经常变着法地勾引道长,可路闻白一次也没有动心,眼底只有嫌恶。 直到有一次,施茵攥住他的把柄,把路闻白逼至角落,笑吟吟:“做我画里的模特,就放过你。” 路闻白最恨的是自己做了,还就此沦陷了。 可施茵在拥有他后,没毕业前就轻飘飘地把他甩了。 - 再重逢,路闻白直上九霄,成为G市最年轻的财团掌权人,让人可望不可及。 施茵成了求他办事的那个人,预约用了整整一个星期。 交谈时,施茵直勾勾地多看了一眼路闻白的助理。 路闻白当即脸色阴沉,攥住她的下巴:“施小姐,求人不是这样求的。” “那怎么求?” 于是,路闻白在办公室亲自一点点教她怎么求人。 破镜重圆 妖女X道长 立意: 暗恋 自由 梦想

1 蜂族女王[星际]

蜂族女王[星际]

带崽的老狐狸科幻空间完结

预收:《穿成七零极品大美人》 [具体更新时间在21:00,剩下捉虫] --------------------- #全族都想跟我生孩子,但我只想搞事业# #本王的战舰今天让那群渣渣俯首称臣了吗?# #今天侍君还在争宠# * 随着宇宙资源走向枯竭,星际各种族因为争夺资源星的战争日渐升级。 野心勃勃的灵纳摩星人秘密研发生物武器,他们将目光瞄准了绝对统一的种族—— 绝对统一种族。 一言堂,只有一个王,全族为王的信息素臣服,为王所吸引,为王而癫狂。 只要取代他们的王,便可获得整个族群。 信息素炼制,记忆赋予,躯体强化,精神波调升。 经过无数次的试验,灵纳摩星人终于在一次意外中研究出了一个完美的究极体。 然而在突发情况里,这位强大的生物武器,同时也是未来的蜂族女王,她......“越狱”了。 * 新月从有意识开始,就听见有个声音在她耳边一遍一遍地说,她是蜂族的女王,整个蜂族应该为她所指使,而她的父亲是灵纳摩星人,她应该报答他们。 新·同样野心勃勃·月心想:我不需要任何人在我之上。 ——这腐朽的王朝早该分崩离析,王座能者居之。我要建不朽之勋,要异族为我让道,要我族疆土万里无边,铸我历史辉煌。 越狱逃亡,征兵入伍。 身边的得力助手越来越多,新月为此高兴。 当然,如果半夜里没人经常潜进来,说要把小尾针留在她体内就更好了。 * 曾经,全星际都知道,蜂族之所以强悍,是因为所有工蜂雄蜂绝对服从女王命令,整个种族拧成一根绳......好吧,虽然蜂族女王是个娇弱的存在。 有的种族扬言,只要能进蜂族大本营,杀了蜂族的女王,整个蜂族就亡了。 后来—— 听说那位蜂族新王了吗? 她曾单兵渡绝地,徒手拆战舰,宇宙里排行第一的凶兽,她单手就能打好几窝。 全星际:瑟瑟发抖.jpg 食用指南: 1、中度万人迷,女主武力值贼高,后期所向披靡。 2、蜂族全族除女王之外,无论男女都有用于交↑合的尾针。私设多如海。 3、全书非人类,星际大种族世界。 4、文案已截图。 ———— ———— ●下面是铁柱的预收文● 《穿成七零极品大美人》 身份华国第一军医院的军医,唐甜一直敬岗爱业的工作,奈何操劳过度,三十三岁那年刚从手术台下来就猝死了。 行吧,为国捐躯死而无憾。 再次醒来,唐甜居然发现自己穿书了,穿成一本年代文里的极品村姑。 在这本年代文里,原主一心想攀上妻子病故后、带着三个孩子生活的村书记。 为此,原主死缠烂打,从孩子身上下手,无所不用其极,把整条村子闹得鸡飞狗跳。 某天,恋爱脑的原主趁着夜黑风高、脱光了潜进村书记屋里,企图生米煮成熟饭。 然而没想到—— 村书记那个当兵的大哥回家养伤,她找错人了! 接了一手烂牌的唐甜:“......” 是继续努力把小叔子搞定、顺便当后妈接手三个娃,还是战战兢兢当军嫂,从此过上一眼看到头的村妇生活? 唐甜:我觉得都不行(手动再见) 学了那么多年医,当然是努力为祖国发光发热。 谢宏军被村里一个风评极差的女人爬了床,军人敢作敢当,而且因为某些不能往外说的家庭因素,哪怕再不喜欢,谢宏军还是捏着鼻子认了。 * 起初—— 唐甜:“如果实在不行,我们先等几年,避过风头之后再离婚。” 谢宏军点头,心里无波无澜,暗道这女人还识趣,而且对他弟弟真的一往情深。 * 后来—— 军医院里多了一个医术高明的女医生,咸水村少了一个撒泼跋扈的村花。 咸水村村民:“老唐家的甜丫头可是我村里第一个军医勒!隔壁几条村都没有出过军医!” 谢宏军弟弟:“其实嫂子是个很有能力的人。” 谢宏军侄子侄女:“如果我新妈妈跟伯母一样,我觉得可以接受。” 军医院同事:“唐甜就是我们医院的王牌之一!” 是时候了,于是唐甜再次提离婚:“现在也差不多了,咱离个婚吧。” 谢宏军眸色暗沉,饮醋三千吨,像一头走投无路的困兽,“你还爱着他?!” 唐甜:“???” 立意:建功立业

1 娇妻在上:霸道老公请节制

娇妻在上:霸道老公请节制

胭脂月现代言情连载

第一次,谁特么说酒后乱那啥了?为什么是酒助人性?一次,两次……谁说男人哄哄,灌点酒就不行了?他又来了,谁来救救我……再一次,不是说好是来签约的吗?可是,他就裹着个浴巾在房间里等着是怎么回事?一次,两次……夭寿啦,这个可恶的家伙,怎么就盯上自己了……三次,四次……谁说我习惯了?不行,我要反抗!可是,大姨妈不来了又是怎么回事?他怎么笑得这么阴险和得意?要么,打掉孩子单独跑,要么,老娘就要带球跑!但是,他又出手了,不论是娃还是娃他娘,一个都跑不了……--情节虚构,请勿模仿